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别碰高利贷
别碰高利贷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别碰高利贷

  这是一家小型歌厅,舞池不到一百平米,棚上几个上世纪流行的破霓虹灯毫不在意自己未来的命运,卖力的旋转着,就像它下面迷乱的男女,只顾疯狂的摇头晃腚。

  一面是张大屏幕,屏幕下方是半米高的小台子,一个穿着火辣的少女在上面领舞,媚眼如丝,向人群传递着虚假的陶醉。

  其它三面是隔断的包厢,座无虚席。

  歌厅虽小,倒是热闹。

  史风坐在面对屏幕的一个包厢里,刘婕坐在他的身边。其他人,或者怀里或者身边,都有一个女孩。和这些女孩相比,刘婕明显的有些老,就像史风比这班小兄弟老一样。

  史风今晚心情不错,兄弟们又帮他要回来不少旧账。因为纯粹是帮忙,请客让兄弟们玩一玩闹一闹,实在是必须的。

  刚进歌厅时,大志给他弄来一个女孩到身边。看模样十七八岁般清纯,说起话来却三十七八般放荡。没几分钟,史风就反胃了,于是退货。

  于是史风打电话叫来了刘婕。

  确切点儿说,刘婕并不是史风的小蜜或者情人,她只是史风的一笔高利贷的利息。所以,她要随叫随到。

  刘婕过来后,史风的胃部舒服了很多,开始大口大口的灌啤酒。刘婕的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摩挲,他就抓着刘婕的手抚弄。快两年了,他和刘婕一直没什么话儿,要做的,好像就是男女那点儿事儿。

  大志和其它兄弟一直不停的玩弄着怀里的女孩,上下其手,摸乳抠逼。这时,大志将怀中女孩双腿搂起,扭身让史风看。

  「三哥,这个小逼怎么样?我今天拉肚子,肯定干不动,不如晚上你领回去玩双飞得了!」史风撇了一眼,见那女孩阴毛稀疏、阴阜高隆,确实是个极品,只是灯光昏暗,小逼颜色看不清楚。

  「这不是包房,你注意点。」

  对于史风的提醒,大志完全不当回事儿,还把女孩的腿又忘上拎了拎,让女孩阴部成朝天的角度,逼口甚至都张开了。女孩挣扎怪叫,但大志力大,女孩根本无法摆脱掌控。

  人,其实都他妈的假正经,装正经。

  史风本想借机仔细看看,欣赏欣赏,却感到刘婕抓紧了他的大腿,他扭头看刘婕,刘婕的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。

  「大志他们小,没个正形,你以为我也会像他们那么干?」不管是假正经,还是真正经,史风确实不会那么干。他知道,刘婕认为在他的眼里,她和那些做台出台的女孩没啥分别。所以,他得让刘婕放心。

  「我没那么想。」

  刘婕抱住史风的胳膊,下巴轻轻的搭在史风的肩头,用脸在史风的耳边蹭了蹭。喘息加摩擦,让史风产生了麻酥酥的感觉。

  对刘婕,史风的态度一直是冷漠的,只有在床上的那一会儿,会偶尔的表现出点儿热情。但是,女人的天生弱者的生存习性,总是让善良的史风麻痹。这也是他一直没有要完刘婕这笔帐的原因。

  史风将手挪到刘婕的大腿上,在大腿内侧抚摸,将他的安慰传递过去。

  「这里的丫头片子太闹,所以才叫你过来,就是让你陪我坐会儿。」「晚上呢?不用我陪你吗?」「老喽,没那么多精神头了。」

  史风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回答刘婕,手上同时用力,在刘婕大腿上抓了一把。

  「老啥老!不许乱说,你每次都是那么厉害,弄得我浑身无力的。」「是你让我浑身无力!一直无力到今天。」史风开起玩笑。刘婕听了,却幽幽的说:「今晚不要我陪你,是觉得我没意思了吧。」「你咋这么说!咱俩咋回事儿,还用我提醒你吗!有意思没意思,也快完事儿了。」最后一笔钱,已经谈好年底清,离年底,也没几个月了。到时,史风和刘婕就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。

  「你就没想过,欠你的钱都还你后,我还愿意见你?」刘婕的话让史风很意外。史风确实没想过有那样的可能,他觉得刘婕在心里恨不得他死。史风的脑子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两年前初见刘婕的情境。

  两年前的那几天,全国的彩民真是疯了,只因为某彩有个号码二十一期没有出现,彩民们不要命的翻倍跟注,最后,有的发了,有的跳楼了。刘婕老公叫王二,骨灰级买家,那几天下来,欠史风五万多块。

  本来,玩私彩的,都是第二天清帐,绝不会让买家欠太多,但史风入行晚,市场大部分已经被别人占领。为了拉到更多买家,史风于是放宽规则,根据买家的身家状况,容许买家多次欠账。这样一来,史风收的号是多了,但每天到手的钱并不多,所以,史风的私彩玩的就比别人累,要定期的清帐。

  有一些号,是中间抽水的人报来的,史风不必接触买家,只要向抽水的收钱就可以。但给刘婕老公王二报号的,是个老太太。王二输了钱给不上,人一下子消失了,老太太一时也没能力找到王二,只好和史风说出实情。史风通过老太太挣了不少,也不能逼着老太太出这份钱,只能先让几个兄弟跟着老太太到王二家去吓唬吓唬,等着王二的反应。

  恐吓完的第二天,老太太就领着刘婕来见史风了。当时史风正忙活着算前一天的帐,同买家和抽水的一个一个的收钱或者付钱,直到大伙都散了,大志把在外面把风的兄弟都叫回来后,史风才注意到刘婕。

  当时,刘婕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请求史风宽限时日,而且愿意立下字据,只提是其它原因借的钱,绝不提是买私彩欠的。刘婕是个很有韵味的少妇,楚楚可怜的样子差点儿让史风心软。

  但大志提醒史风,这钱不是什么好钱,还是尽快要到手为好,免得夜长梦多。

  而且还提醒说,既然入了赌博这行,心就要狠,看到人家输了你可怜人家,等你输了没人会可怜你,一样追着你的屁股要。

  史风那时认同了大志的看法,但对人说出狠话,还是感到为难。

  于是大志告诉刘婕:要宽限也行,得给利息,月息一毛,到月给不上,利滚利,一年后,你家那套房子就我三哥的了。有招儿赶快想去,没招儿你就卖逼去,要不今天你让我三哥先干一下,免你一天利息?

  那天,大志的狠劲儿让老太太都受不了了,拉着史风胳膊为刘婕求情。但大志立刻将老太太和刘婕哄了出去。

  又过一天,史风接到一个电话,竟然是刘婕打来了。史风知道是老太太给提供的号码,心里骂了好几遍老太太。听到刘婕请求单独见他,心里像是预感到什么,但还是同意了,并告诉刘婕什么时候他会一个人在。

  刘婕到了后,直截了当的对史风说,这几天还钱是肯定还不上了,如果要我付利息,那更是给不起了。你要么把我们逼死,要么像你兄弟说的,让我陪你睡觉顶利息,我天天陪你睡,直到把钱还完。

  史风被弄得哭笑不得十分憋气几乎崩溃。有五万块啥样的逼操不到?

  但史风也上了拗劲儿,对刘婕说,你自己愿意的,没人逼你,愿意让我睡就脱衣服。

  刘婕脱光了,等着史风动作,虽然脸羞耻的通红,但一点儿没犹豫。看着刘婕的裸体,史风的身体却没啥反应。憋气操不了逼!

  「你发什么呆呢?」

  「哦,突然想起了刚认识你那两天的事儿。」

  「为啥要想那个?」

  「我在想你应该十分的恨我,等你还清我的钱,后半辈子都不会想见到我。」「开始时是恨你,特别的恨,但现在不恨了。」「净扯,捡好听的哄我,我又没少要你一分钱,凭啥就不恨了。」「时间长了,我也想开了,不该恨你,就是你不搞私彩,也有别人搞,就是没人搞私彩,政府也搞彩票,钱即使没有输给你,也会输给别人,也会输给政府。

  说到底,政府最可恨。」

  「没想到你还这么通情达理,以前咋没发现呢?其实,我也不过是在努力生存。」道理人人明白,但不会有一个输钱的对史风这样说。史风突然觉得,刘婕还是很可爱的,以前,把她是不是太不当人了?想着,史风抬起胳膊,从后面搂住刘婕,往身边拉了拉,让刘婕偎依在怀里。

  那天,史风没有睡刘婕,他根本无法勃起。

  为了维护男人的尊严,史风命令刘婕又穿上了衣服,并对刘婕说,今天就算睡过你了。你要愿意这么玩,那你每天都来脱衣服,也许哪天我心情好了,会真睡你一次。

  但看着刘婕含着眼泪出门时,史风一点儿也没觉得解气,心里反倒空落落的。

  接着的一天,刘婕又到宾馆,进门就在史风面前脱光衣服。史风只是扫了一眼,还是让刘婕穿上。

  但刘婕不穿,还对史风说,你别这样,我也不想天天背着你的兄弟来,要是被你兄弟知道,肯定会劝你要利息,我不想你变卦。你要是不行,我帮你。

  史风那时感到特无聊,所以没说拒绝也没说同意。但刘婕解了他的裤子给他口交,情绪几分钟后被调动起来。于是史风将刘婕按在沙发上,把鸡巴插入刘婕的身体。

  没有激情,只有激起的兽欲,史风很快结束战斗。

  那次,史风在通城这个县城待了一个多月,刘婕也天天到宾馆陪史风。只是,彼此依然冷冰冰的,对史风来说,比和妓女玩都没劲儿。

  「你又发呆了!」

  被刘婕在胳膊上轻轻的拧了一下,史风才又回过神来。同时,他感到刘婕的另一只手在悄悄的隔着裤子抚摸阴茎。

  「你一向很老实的,今天咋回事儿?」

  史风把刘婕手挪开,但搂着刘婕的胳膊,又紧了紧。

  「我觉得你今天对我也挺温和的,你咋回事儿?」「原来你也会调皮啊,倒来反问我!我呢,大概是觉得帐快清了,也难为你这么久,不想在难为你了吧,免得以后这个世上多个人偷偷的恨我。」「你明知道我这个人讲理,心里根本没啥理由恨你的,你为啥总是冷冰冰的和我别着劲儿,把我当块死肉对待!」「你每次都摆出死肉的架势,我有啥招儿,也只能将就了,难道要我求你热情一点儿,兴奋一点儿?」「我欠你的,我热情那不是我太贱了,你个大男人,就不能主动点儿,给我个台阶下,其实好多次,我都很舒服的,但我还得忍着,不原让你看到。」「今天咋啥话都说呢?好像变个人似地!」「因为今天我要把我们的帐全清了,我不在是你高利贷的利息了。我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,我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!」史风看到刘婕打开小包包,从里面拿出一打钱,递了过来。

  史风感到很意外,没有伸手接钱,充满疑惑的看着刘婕。

  「不是说好了,年底清帐吗?怎么要今天给了?哪来的钱?」「借的,但没有利息,我要收回我的自由。」「其实,我一直也没有逼迫你啊,每次叫你,也没有要求你必须来。」「但我自己要求我必须来,因为咱们有协议。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我就是利息,你要,我就得给。」「何必呢,一开始不过是赌气罢了。」

  「不管咋说,问题能解决就好,当时要不是你赌气同意,弄不好会被你逼死。

  老公不务正业,孩子还要上学,要是你真逼我卖了房子……」「别说了,只要不是有钱不给,我不会那么做。」「但大志他们会,他们帮你要的多,你给他们的也多。」「我不同意他们不会的,又不是她们的钱。」「但那时我怕。」

  「唉,这私彩的勾当,还真有点儿不是人。钱你还回去,我也不急着用。算我重新借你的,没有利息,你自由了。」「不,今天你一定要收了,要是你拿我当个人当个朋友,以后有困难我再麻烦你。」史风接过钱,在手了颠了颠,叹了口气,少许的解脱,更多的失落。

  「那么,你现在走了。」

  「你还没有回答我,咱们清帐后,如果我还愿意见你,你会不会再找我?」史风久久的注视着刘婕,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女人。他突然的抓起刘婕的手,拉着刘婕,挤出包厢,穿过舞池,到了吧台。

  「丫头,给哥开个包房,快点儿。」

  「205闲着呢,着急你先进去吧。」

  「好,酒水什么的一会儿再说,不要就服务员打扰我。」「好--好吧!」吧台服务员眼睛瞪得牛大,看着史风拉着刘婕窜上了楼梯。

  「你咋啦,慢点儿。」

  「慢不了,我马上要和你痛痛快快的做一次,快!」进了包房,史风粗鲁的撕扯着刘婕的衣服,一边撕扯着,一边向沙发上倒去,将刘婕压在身下。

  「我有亲过你吗?」

  「没有。」刘婕喘息着,为史风解着裤带。

  「那么,我要亲你!」

  史风将嘴巴腰上刘婕的嘴唇,拼命的吮吸,他感到刘婕张开嘴巴,热烈的回应着。史风射出舌头,探入口中,寻找刘婕的舌头纠缠。红色的灯光下,史风觉得刘婕的脸庞无比的娇艳,他开始在刘婕的脸上雨点儿般的乱吻。

  「哥,快进来,我好想!」

  刘婕挺动下身,摩擦史风硬挺的阴茎,试图主动吞入。史风将裙子向上拉了拉,扶着阴茎,迅速进入刘婕的身体。

  史风一边热吻着刘婕的嘴巴,一边用力的挺动下身。

  「舒服吗?」

  「舒服。」

  「那就叫吧,不用忍了。」

  「哦--」

  混乱的音乐淹没的刘婕的呻吟浪叫,只有史风能清晰的聆听到。

  「今天你的里面好热。」

  「你的也好硬。」

  「我要干到浑身无力。」

  「我要让你把我干到浑身无力。」

  音乐在癫狂着,史风在癫狂着,直到刘婕咬住他的肩膀,他,一泄如注。

  刘婕紧紧的抱着史风,不让史风起身。

  「你还没告诉我,以后会不会再找我?」

  女人为什么总要一个明确的承诺呢?

  「我还没空儿想,但你已经不是我的利息了,你可以找我。」